大家都在看

主页 > 人科荟萃 >《TOTTORO专栏》台湾的「病毒」 >

《TOTTORO专栏》台湾的「病毒」

2020-06-10 来源:http://www.mghzaf.com 141
《TOTTORO专栏》台湾的「病毒」

先讲一个故事。据说,有位美国总统候选人在一家华盛顿特区的披萨店地下室经营一个贩卖小孩子的行业。再讲明白一点,其实就是希拉蕊和她的民主党竞选团队,竟然犯下这种可怕的虐童性犯罪。你也许会想,谁会相信这种天方夜谭啊?但在 2016 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就是有不少人对此传言深信不疑,网路上谣言满天飞。甚至有个人相信这个故事,到了足以带支 AR-15 的半自动步枪去那家披萨店的地步。这名男子名叫埃德加·韦尔奇 (Edgar Welch),是一名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 28 岁男子,他百里迢迢从北卡前往 DC 的这家餐馆去「调查」这个阴谋,他还在比萨店开了三枪。幸运的是没有人伤亡,但韦尔奇自认他是这个故事里拯救那些无辜孩童的英雄。除此之外,比萨店的老闆和员工们还接到许多极右派人士的死亡威胁。

真相是什幺?这家比萨店甚至没有地下室。但这只不过是 2016 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像野火一样蔓延无尽的假新闻之一。它的起源?没错,就是俄罗斯。

传染行动

俄罗斯以各种方式影响 2016 年的美国大选是世界公认的事实,其中最有效的策略之一就是虚假讯息;但这并不是什幺新鲜事。据纽约时报在上月中旬发表的「传染行动」(“Operation Infektion” ),这部纪录片详细的讲述当时(1959 年)世界上最大的虚假讯息製造者是如何在苏联诞生;当时,有超过 1 万 5 千名的 KGB 在克里姆林宫的虚假宣传行动中不眠不休的工作。此影片採访数位前苏联的 KGB,将当年在网路时代以前,他们是如何编造这些「病毒式」谎言的过程娓娓道来。

《TOTTORO专栏》台湾的「病毒」

总之,「传染行动」是 20 世纪 80 年代初,苏联解体前製造的「爱滋病阴谋论」。基本上就是爱滋病病毒是由美国政府,特别是五角大楼和美国国防部,在实验室中製造出来的生科武器,目的是为了感染和让黑人以及同性恋者致死的武器。这个故事花了大约六年的时间才成熟,从莫斯科出发一路在世界各地传播。首先,他们先在印度的一个小报上播种这个故事。然后一两年之后,它又在一份苏联的报纸上重新出现;而且苏联报纸的消息来源就是当年他们在印度刊登的文章。接着它被传到非洲,然后是拉丁美洲和东南亚;而最后,这个故事终于在六年后出现于美国晚间新闻的报导。

也许你会认为六年也太马拉松了,但这是网路时代之前的故事。而且也因为俄罗斯煞费苦心地的隐瞒,美国政府也花了好多年的努力才以可信的证据揭穿这个谎话,并查到了它的起源,而且有一个很重要的教训就是,谎言从来不会真正的灭亡。就在 2005 年的一次民调中发现,至少还有 30% 的非洲人仍然相信这个爱滋病阴谋论。另一个也是由俄罗斯製造的阴谋论例子是,甘迺迪JFK其实是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给杀害的,而至今有许多美国人还是对此深信不疑。

假新闻的七条戒律

这是克里姆林宫的「食谱」,是俄罗斯如何烹饪出完美媒体风暴的指南,而资料则是来自数位前 KGB 的间谍。根据 Yuri Bezmenov 的说法,假消息的终极目标是为了「改变每一个人对真实的看法,以至于儘管有大量的证据,还是没有人能够作出明智的结论来捍卫自己、家人、社区和国家的利益。」以下就是假新闻的七条戒律:

第一条戒律:寻找出靶标社会中的裂缝(就像中文里的见缝插针)。第二条戒律:製造一个大谎言 – 太离谱到没人会相信有人敢捏造出如此的大谎话。第三条戒律:一堆谎言但一定得围绕着一丁点的事实 – 当假新闻只有一点点真相时,这种加新闻是最成功的。第四条戒律:隐藏来源 – 让故事看起来是来自其他地方。第五条戒律:找个「有用的白痴」 – 一个不知不觉会将你的假讯息推给更多的阅听大众。第六条戒律:当真相被揭露时 – 否认,否认,否认一切。第七条戒律:这是长期的竞赛 – 有些假讯息可能许多年不会结果,但假消息在较长的时间内会累积能量,最终还是会产生政治的影响。《TOTTORO专栏》台湾的「病毒」

在当年爱滋病的例子中,「有用的白痴」是一对在柏林大学工作的东德夫妇。

他们写了一篇长篇的科学报告,虽然其报告基本上是胡扯一通,更引用一堆模糊和毫无意义的来源。许多后来发表的文章和新闻都喜欢音用他们的「科学」报告,证明这对白痴教授真的很有用。至于现在,许多分析都认为川普、他的家人、和他的竞选团队都心甘情愿的替普丁扮演「有用白痴」的角色,就是因为他们可能都与俄罗斯有太深的金钱纠葛。

别忘了,普丁当年就是 KGB 的一员,他的假讯息的底子可是很扎实,所以假讯息就是现今他对西方世界最爱用的工具。克里姆林宫的行动包括操纵和媒体的控制、书面和口头的假讯息的传递、使用外国的共产党和前线组织、无线电广播、经济操纵、绑架、準军事行动和支持游击队和恐怖组织、甚至还包括政治暗杀。所有措施的基本目标就是削弱苏联的反对者,并为推动莫斯科的全球观点和国际目标来创造有利环境。

《TOTTORO专栏》台湾的「病毒」

总之,裂缝始于一个社会或国家自身。就像病毒一样,它在攻击时不会从外部摧毁宿主,那是细菌的工作。相反的,病毒会让宿主从内部陷入困境,它让你的细胞变成一个机器来创造病毒的后代,并继续扩大感染你体内其他的细胞。这正是普丁对美国所做的事;在短短的时间内,他让美国变成了一个极端的党派社会,仇恨和歧视的事件不断,还造成美国脱离其作为西方世界领导者的传统角色。

台湾版的「传染行动」

以上是俄罗斯对上美国,接下来就看看中国对台湾的行动。毫无疑问是,自 96 年台湾首度民选总统以来,中国一直试图干涉台湾的选举和政策制定,但他们在今年九合一选举中,在社群媒体上传播假讯息的量确实是前所未见。如果你在 Google 输入英文的「中国假消息」(China Disinformation),之后出现的第一个字眼就是「台湾」(Taiwan),而世界各大新闻媒体也对这个议题有不少的报导。

就台湾而言,有一点很不一样的是,俄罗斯当年得製造一个关于爱滋病病毒是由美国政府製造的假故事,但在台湾,我们早已经有自己内部的「病毒」,试图从内部摧毁台湾。没错,本人说的就是是中国国民党,那个名牌里最前面就是「中国」两字的外来政党。

《TOTTORO专栏》台湾的「病毒」

中国国民党在台湾的反人权和反民主运动的记录,早可写出一套百科全书。除了一些太「天真」的人还以为中国党仍努力想保持中华民国的独立,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国民党是吃里扒外的亲中政党,也倾向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统一。

所以,到底是谁让台湾人的命运在国际社会中变得如此艰困?过去曾告诉我们「汉贼不两立」的党国教育,现在脸一变,坚持这个以数千枚飞弹威胁我们的恶邻居是好兄弟、是「两岸一家亲」的,这个老是要感染台湾人的「病毒」是谁?

就算有人觉得这些都是老调重弹的历史,那就请看近日在中国发生非洲猪瘟的案例。中国没有向台湾通报其猪瘟疫情本来就不足为奇,但是当台湾农委会防检局在旅客携带入境的中国肉品中验出非洲猪瘟病毒,为了扩大防疫警觉而透过「灾防告警细胞广播服务讯息系统」发送手机简讯警告时,又是哪个政党的立法委员对此不爽呢?

《TOTTORO专栏》台湾的「病毒」台湾人为什幺对假新闻没有免疫力?

至于为何有这幺多台湾人对坏邻居的中国政府不保持警惕?在本人的字典里,中国是「细菌」因为他们是从外部攻击。但为何还有这幺多台湾人要投票给台湾的「病毒」中国国民党?为何有这幺多台湾人还要相信中国党比较会拼经济?马英九先生不是早在 2008-16 年之间证明了,这根本就是一个长年被中国党神话的大谎言?要理解这一点,先得谈一下免疫力。

当人们感染病毒时,不是每个人都会患上相同程度的疾病。有些人就是比较幸运,他们有好的免疫系统(头脑清醒、有逻辑和常识)。但即便我们没那幺幸运,通常一旦被感染过了(被骗过一次,好吧给你两次机会),就至少会产生一些免疫力(记忆力),以便下次当遇到同样病毒时,我们能相对的有更好的抵抗力。当然,面对某些病毒病,还可以开发疫苗和接种,以便提前让我们产生足够的免疫力。这个疫苗的接种,我想可以用「教育和新闻媒体」来作比喻。所以根本的问题是,台湾的教育制度和新闻媒体是否能有效的教育孩子并让我们的公民产生有效的免疫力呢?

遗憾的是,假讯息有很多先天的优势。首先,它超级便宜,绝对比轰炸机和飞弹更实惠。这也是一场漫长的比赛;正因为普丁和习近平一样,独裁者们没有任期的期限,所以他们可以滴水穿石,假讯息的成果可以在多年之后才得到回报。

相比之下,就像俄罗斯和中国,这些有独裁统治和言论不自由的社会,他们反而变成有优势的国家,容易控制假新闻和任何讯息的流通。

如何打击假讯息?

过去的理论是,如果我们对虚假新闻的报导作出回应,反而是让一些愚蠢的新闻(比如说披萨店的故事)登上檯面。但看看 2016 年美国大选和 2018 年的台湾选举,所有民主国家应真的都该认真对待并投入网路和假讯息时代的战争。而且现在中国一定欣喜如狂发现假新闻能如此有效的干预台湾的选举,所以可以预见的是 2020 一定是变本加厉。届时,台湾的「病毒」和外来的「细菌」也一定会再度联手合作。

纽约时报的纪录片中举了一些如何打击假讯息的好例子。因为俄罗斯曾经利用许多前苏联的东欧国家如乌克兰和波罗的海国家来测试他们传播阴谋论和假新闻的技术,所以东欧国家试图保护自己的经验值得我们的学习。也许是他们好几代人一直生活在俄罗斯或苏联统治之下,东欧人似乎是能嗅出俄罗斯谎言最先进的人。他们的媒体文化对任何新闻都会持怀疑态度,他们也是批判性的思想家;重点是,他们很清楚俄罗斯跟当年一样还是一个独裁政府。

比如说,每週日的晚间,在拉脱维亚最受欢迎的电视频道上,有一个节目就叫作「俄罗斯本週的谎言」。这个节目的播出是在黄金时段,它的内容就是给人民警讯和揭穿克里姆林宫本周所传播的所有最流行的谎言;不仅内容製作精良也很有趣,是相当受欢迎的节目。

比如说,爱沙尼亚还有一个志工的网路军队。除了工程师、电脑科学家、和软体工程师所组成的网路防御联盟之外,还有一群专门打击假讯息的公民们。它基本上就是一个数位化的网路国民警卫队,一支志愿军的「準军事部队」,致力于维护国家安全并保持其独立性。

《TOTTORO专栏》台湾的「病毒」

此外,还有许多网站都是专门打击俄罗斯的假讯息,如 EU vs Disinfo(欧盟对抗假讯息计划)。此机构于 2015 年 3 月成立,是为了预测、解决、和回应亲克里姆林宫的假讯息的行动的一部分。

台湾民主的终结?

应该所有人都会同意 2020 年对台湾来说将会是关键的一年,但也许有人会认为 2020 可能是台湾民主的终结是过度杞人忧天。九合一选举之后,有说法认为这毕竟是地方性的选举,台湾人可能会投票支持中国国民党,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想要和中国送作堆,或者他们是支持统一。然而,如此分析有鸵鸟心态的危险,毕竟这不是国际社会的公众观点。每一次选举都会其后果,台湾人的选择肯定会影响其他国家对台湾的支持和其政策法规的设立。

也许是想安慰老婆,老公最近经常劝我别过度担心。他说政治毕竟是服务业,所以既然中国国民党早就证明是一个无能和懒惰的政党,他们是无法满足选民的要求;最后,台湾人民将会再次理解他们选择的错误。面对他的乐观,我只能说这确实是适用于其他正常国家的法则。但台湾是一个正常的国家吗?我们有一个走不出国门的 ROC 的国号,当全世界都以 TAIWAN 称呼我们时,当国人出国时会称呼自己来自 TAIWAN 时,我们的人民却会自我阉割觉得「中华台北」或「中国台北」没什幺不好。

更何况,随着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同心一致在削弱我们的民主时,就像病毒和细菌对宿主进行协同攻击一样,台湾究竟还有多少时间呢?

参考文献:

    Operation INFEKTION: Soviet Bloc Intelligence and Its AIDS Disinformation CampaignThe long history of Russian disinformation targeting the U.S.Operation InfeKtion – Russian Disinformation: From Cold Wat to Kanye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