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主页 > 论坛新奇 >《TOTTORO专栏》奸商、恶府、和愚民 >

《TOTTORO专栏》奸商、恶府、和愚民

2020-06-10 来源:http://www.mghzaf.com 278
《TOTTORO专栏》奸商、恶府、和愚民

油品风暴在台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看到数不清的厂商昧着良心,以伤害国民健康的黑心食品牟取暴利,让人不禁有「歹年冬,厚肖人」的感慨。

想起五年前的农曆新年前夕,在亚洲超市採买火锅料时误买了中国生产(MIC)的汤头用香菇调味粉。隔天一发现自己的错误,二话不说带着未开封的商品去退货。

老闆询问﹕「产品有什幺问题吗?」

我笑笑的说﹕「对不起﹗我们不吃 Made in China 的食品。」

老闆的眼皮扬了一下,接着再多看我一眼﹕「啊~~ 原来如此。」

其实,当时自己真正想说的是:「拜託喔,我连穿在脚底的袜子也不想买 MIC 的,你想这些要进我们肚子里的食物,我不会更挑剔吗﹖」

其实不只是自己和家人,许多美国好友都曾对我们表示,宁可买贵的、买日本货、买台湾製的,也一定会避开 MIC 的食品。当年(正值三聚氰胺毒奶暴风期),在下还因此查询一些资料并写了一篇文章探讨中国食安问题的根源,以及中国粮食汙染的严重性﹔例如重金属(铅、汞、和镉)、非法农药、和抗生素等等,都早已进入了食物链。那篇旧文的标题就是:「对不起!我们不吃 MIC 的食品」。

万万没想到,五年后我们竟然必需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很悲哀!我们无法相信 MIT 的食品了。」

这不只是我们的感慨,这是既成的事实。据报导,近日许多来自台湾的外销食品被挡在其他国家的海关,不准通关报验。许多业者表示,货品不能通过关不只是保存期限的问题,更严重的是货架空着,卖场就会被其他国家食品所取代,受影响的不只是今天还有日后的商机。然而真正的危机,还是台湾人民几十年来辛苦建立的 MIT 美食王国的声誉,会因此而毁于一旦。事实上,要成就一个品牌的形象需要长久的时间和奋斗才能达到,但几次的错误就可能毁掉这个印象。更讽刺的是,曾几何时连食安水準在全球是恶名昭彰的中国,也都开始对台湾的食安说嘴了。

然而,台湾目前所面临的灾难,难道是魏家一家人独自造成的?另一个更迫切的问题则是,我们社会到底生了什幺「病」?哪来这幺多集团式组织化的奸商?难道真的是「歹年冬,厚肖人」?

这里先讲一个加拿大银行家的故事﹔这位东尼.康珀先生(Tony Comper),是加拿大 BMO 金融集团的前总裁。据说,每当有对公司不利的坏消息曝光时,他从来不曾对属下说道:「我们要怎幺做才能摆平这个烂摊子?」相反的,东尼最有名且经常被引用的一句话就是:「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应该作什幺才是对的?」这就是他所引进的企业文化:做正确的事,做该作的事,而不是简单的出路(Do the right thing rather than the easy thing.)。

事实上,东尼的道德观念和行事风格,并不是因为他拥有荣誉法学学位。根据社会学和心理学家的研究,像他这样的人其实是少数份子。按照目前的经验法则和统计结果显示,社会上大概只有百分之二十的「道德完人」,也就是即使提供他们机会或环境也不会行窃或犯罪。当然,这并不表示其他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有作奸犯科的倾向,否则社会早就大乱或瘫痪。之所以大多数的我们,即便道德上有瑕疵仍不会越矩,大概是因为以下两个因素:

1. 说穿了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因为人们害怕惩罚,所以一般人不敢心存侥倖﹔也就是怕做坏事会有法律上或其他社会压力的后果。

2. 这个因素比较潜在不明显但依旧有效,就是所谓社会同侪的压力。许多人採取正确的行为是因为他们相信其他人也受到同样的规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一个人决定是否要犯规的时候,如果周遭的人没有胡作非为,此人犯错的机会将大为减少。

也就是说,要能够让多数人民害怕犯规的后果,先决条件就是明确、公平、而有效的法治社会。一旦执法的机制被削弱了,公平的规範被打破了,当周遭的人可以为非作歹而没有惩戒后果时,一般人当然会因伦理的败坏而受影响。而这难道不是我们的社会,为何突然间似乎充满为非作歹的财团和奸商的理由吗?

这就是不公义社会的隐忧,是马政府六年来最令人气结也最让人忧心的「政绩」,也就是他们彻底摧毁了国人对台湾法治系统的信任。这个带头违法乱纪的政府,只会在人民捍卫自己权利时骂台湾人是刁民,藉「依法行政」的口号把怪手开进稻米田或拆毁民宅,会指使警察毫不留情的棒打抗议的民众和学生,明目张胆动用国家机器介入选举和追杀候选人…等等数不清罄竹难书的事迹。结果呢?国民党政权不论是中央或地方,曾经为了这些毁宪乱政的行为付出任何法律或政治责任的代价吗?

六年来,马英九和国民党的同侪不停的在示範台湾是一个没有社会公平正义的地方。只要你是他们的「自己人」,你可以享受到更多的社会资源,你可以像魏家用一千万买 13 亿的帝宝﹔只要你跟他们「一鼻孔出气」,大财团可以节税,反正国库没钱就举债,但人民所得税和健保费是一毛跑不掉﹔只要你跟他们是「同一国」的,就算你财产来源不明或内线交易坑杀股民统统不要紧,但柯文哲把演讲费和版税捐给后进,「铁定」是逃漏税的非法行为﹔这就是马政府对台湾社会的「道德」示範。

经过这风风雨雨的一年,马英九和其国民党的同侪觉醒了吗?一个多礼拜前(10 月 6 日),费鸿泰邀集卫福部、农委会、财政部三位次长召开记者会为黑心厂商背书,咒骂九月中已经提出证据和质疑的民进党是「唯恐天下不乱」。三天后(10 月 9 日),费鸿泰和一票中国党立委再召开记者会,表示「对黑心厂商非常生气」,并否认曾替顶新背书。六天后(10 月 15 日),费鸿泰又再度抨击在野党杯葛和拖延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修法的审查,他面不改色的呛声民进党︰「不要嘴里关心食安,心里机关算尽」。

马政府和诸多中国国民党的民意代表确实是「混吃」的,然而,如果多数台湾人民还要继续支持这种恬不知耻的团队,根据经验法则的见证,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台湾人被迫吃毒油、吃馊水油、吃工业用油「等死」的日子。

原文发表于 2014/10/15



上一篇: 下一篇: